还师

ok8.org > 《反经》 > 还师

孙子曰:“兴师百万,日费千金。”王子曰:“四人用虚,国家无储。”故曰:“运粮百里,无一年之食;二百里,无二年之食;三百里,无三年之食。是谓虚国。国虚则人贫,人贫则上下不相亲。上无以树其恩,下无以活其身,则离叛之心生。此为战胜而自败。”

故虽破敌于外,立功于内,然而战胜者,以丧礼处之。将军缟素,请罪于君。君曰:“兵之所加,无道国也。擒敌致胜,将无咎殃。”乃尊其官,以夺其势。故曰:“高鸟死,良弓藏;敌国灭,谋臣亡。”亡者非丧其身,谓沉之于渊。沉之于渊者,谓夺其威、废其权。封之于朝,极人臣之位,以显其功;中州善国,以富其心。仁者之众,可合而不可离;威权可乐,而难卒移。

是故,还军罢师,存亡之阶(尉陀、章邯是也。)。故弱之以位,夺之以国。故霸者之佐,其论驳也(驳,不纯道也。)。人主深晓此道,则能御臣将(汉祖袭夺齐军之类);人臣深晓此道,则能全功保首(张良学辟谷,弃人间事之类。)。此还师之术也。

论曰:奇正之机,五间之要,天地之变,水火之道,如声不过五声,五声之变,不可胜听;色不过五色,五色之变,不可胜观。因机而用权矣,不可执一也。故略举其体之要(此皆诸兵书中语也)。

阅读:130

《还师》拼音版

©2015-2020 ok8.org 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