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溉得宜第五

ok8.org > 《金漳兰谱》 > 灌溉得宜第五

夫兰自沙土出者,各有品类,然亦因其土地之宜而生长之。故地有肥瘦,或沙黄土赤而瘠,有居山之巅,山之冈,或近水,或附石,各依而产之。要在度其本性何如尔,不可不谓其无肥瘦也。苟性不能别,曰“何者当肥,何者当瘦”,强出己见,混而肥之,则好膏腴者因得所养之法,花则转而繁,叶则雄而健。所谓好瘦者,不因肥而腐败,吾未之信也。一阳生于子,荄甲潜萌,我则注而灌溉之,使蕴诸中者稍获强壮。迨夫萌英迸沙,高未及寸许,从便灌之,则戢然而卓簪。暨南薰之时,长养万物,又从而渍润之,则修然而高,郁然而苍苍者,精于感遇者也。秋八月之交,骄阳方炽,根叶失水,欲老而黄。此时当以濯鱼肉水或秽腐水浇之。过时之外,合用之物,随宜浇注使之畅茂,亦以防秋风肃杀之患。故其叶弱,拳拳然抽至出冬至而极。夫分兰之次年不发花者,盖恐泄其气,则叶不长尔。凡善于养花,切须爱其叶,叶耸则不虑其花不发也。

紫花

陈梦良极难爱养,稍肥随即腐烂,贵用清水浇灌则佳也。

潘兰虽未能受肥,须以茶清沃之,冀得其本生地土之性。

吴花看来亦好肥,种当灌溉,以一月一度。

越花、何兰、大张青、蒲统领、金棱边,半月一用其肥则可。

淳监粮、萧仲弘、许景初、何首座、林仲礼、庄观成,纵有太过不及之失,亦无大害于用肥之时。当时沙土干燥,遇晚方始灌溉,候晓以清水碗许浇之,使肥腻之物,得以下积其根。广新来未发蓖,自无勾蔓逆上散乱盘盆之患。更能预以瓮缸之属,储蓄雨水,积久色绿者,间或灌之。而其叶则浡然挺秀,濯然而争茂,盈台簇槛,列翠罗青,纵无花开,亦见雅洁。

白花

济老、施花、惠知客、马大同、郑少举、黄八兄、周染爱肥,一任灌溉。

李通判、灶山、郑伯善肥。在六之中,四之下。又朱兰亦如之。

鱼魫兰质颇莹洁,不须以秽腻之物浇之。

夕阳红、云娇、青蒲、观堂主、名弟、弱脚,肥瘦任意,亦当观其沙土之燥,晚则灌注,晓则清水浇之,储蓄雨水沃之,令其色绿为妙。

惠知客等兰,用河沙嵌去泥尘,夹粪盖泥种,底用粗沙和粪方妙。

郑少举,用粪盖泥和便晒干种之,上面用红泥覆之。

灶山,用粪壤泥及河沙,内用草鞋屑铺四围种之,累试甚佳。大凡用轻松泥皆可。

济老、施花,用粪及小便浇,泥摊晒,用草鞋屑围种。又壮山用园泥,下有粪,浇湿泥种、四周用草鞋屑,然后种之。

阅读:3035

《灌溉得宜第五》繁體版

《灌溉得宜第五》拼音版

©2015-2020 ok8.org 文学网